>> 首 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动态
业界动态

数千亿医疗市场期待大赢家

2013-7-22

  尽管已经成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争先抢夺的焦点,但是中国的医疗服务行业始终面临一个问题:尽管从2008年到2011年,私立医院的数量每年增加16%;尽管华润这样的央企和复星、方正这样的资本大鳄都已介入;尽管政府明文鼓励私立医院发展;这个行业至今仍然处于竞争的初期阶段,尚无一家较为大型的医疗集团出现。

  根据最新报告显示,2011年中国医院总体收入为1.25万亿元人民币,考虑到政府已经提出,到2015年,私立医院的服务量占比要实现翻番,达到20%;据估算,这意味着到2015年,每年需要增加4亿人次到私立医院就医;这也意味着,未来三五年间,将会新出现一个数千亿的市场空间。如果再同时考虑到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城镇化对于医疗服务需求的增加,投资界对于医疗服务市场多年来的热衷绝非偶然。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仍然看不到明显的赢家出现。


  专科医院被迫向综合发展

  到现在为止,中国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关于医疗服务最好的案例,仍然是达晨创投对于爱尔眼科的投资。

  2007年,达晨创投以720万元买下300万股爱尔眼科,两年后爱尔眼科上市,首日发行价28元。也就是说,达晨创投的这笔投资两年翻了10倍以上。

  爱尔眼科代表了中国医疗服务行业发展早期的一批企业:专业私立医疗机构、连锁模式、迅速扩张。这批专科医院大多集中在体检、齿科、妇科、眼科、整容等行业。曾经一度,这一模式非常活跃。

  爱尔眼科并非其中最热门的公司。鼎晖和天图都对慈铭体检进行过投资,瑞尔齿科也先后获得启明创投、凯鹏华盈、德福资本支持,伊美尔整形美容医院有天图和联想投资的联合投资,康圣环球特检背后有中经合贝雅和凯鹏华盈。

  但是齿科和体检行业迅速受到众多新进入者的压力。在资本支持下,各家机构陷入价格战,自身盈利能力难以保障快速扩张的要求。但如果没有快速扩张和迅速提高市场占有率的故事,他们很难最终让自己的投资者满意。

  “眼科的技术含量还是比较高的,培养一个合格人才的周期比较长,所以门槛相对高一点,我们感受到的来自竞争者的压力不是那么大。”爱尔眼科副总韩忠说。但爱尔眼科上市之后,也曾经被“封刀门”严重冲击股价。2012年初,台湾一位眼科权威专家宣布激光治疗近视患者会出现后遗症,自己“封刀”不再做这类手术。国内随即掀起关于激光治疗近视手术副作用的大讨论,爱尔眼科应声放量大跌,其门诊量也受到一定冲击。这就是专科医院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医疗技术争论,或者单起医疗事故,就有可能对公司带来严重冲击。对此,A股另一家上市公司——以杭州口腔医院起家的通策医疗的对策是:在口腔部门扩张的同时,增加辅助生殖领域,也就是以治疗不孕不育为主的专科医院。

  通策医疗的做法是,和拥有国际先进技术的波恩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再由这家合资公司与地方龙头医疗机构合作,成立生殖中心或者生殖医院,由合资公司提供技术和管理。到目前为止,通策医疗辅助生殖的项目已经在昆明和重庆陆续落地。

  这一概念相比口腔,显然更受二级市场欢迎。一些券商报告提到,辅助生殖不仅在中国市场广阔,而且最重要的是其对于设施和技术依赖较高,相对眼科、妇科、齿科而言,对于医生要求较低,因此比较易于连锁推广。

  “我们上市公司是肯定会坚持专科、专注、专业的。”韩忠说,“但是大股东爱尔医疗投资有可能考虑同时投资其他专科医疗。”

  此前据媒体报道,爱尔医疗投资考察的行业包括骨科、脑科和妇产科。

  发展成熟的专科医院拓展领域已经成为业界共识。如拥有复星投资的和睦家,此前一直专注于北京上海两地的高端医疗市场,也已经宣布一方面将拓展到其他一线城市,另一方面今年也新设立了康复医院和肿瘤中心。

  “考察一个医疗行业最大的问题是要关注患者的预期,比如眼科、齿科、骨科、妇产科,患者几乎都是一次性消费、短期见效。而肿瘤、不孕不育、康复,都是需要一个更长期的治疗过程,患者需要为更多项目付费,但是也很有可能出现疗效不好的情况,甚至引发医患纠纷。”一位医疗界人士表示,“所以民营医院是否能够在这些新的领域服务好患者,还需要观察。”

  公立医院改制陷阱

  尽管专科医院都在尝试更多领域,但到目前为止,敢于明确提出综合医院目标的私立医院,并不多。在很多的报告中,这些刚开始拥有十余家专科医院的公司,被描述为将会成为中国的HCA。美国的HCA是全球最大的盈利性医院运营商,其鼎盛时期旗下有300多家医院。而波士顿咨询的报告认为,长期来看,综合医院更有可能形成医院集团,而随着市场成熟饱和,专科医院的投资机会更多集中于并购集合。目前民间资本向综合医院投资主要分为两种模式:合作自建和参与公立医院改制。

  中国政府明确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激发了一批A股上市公司的热情。其中最成功,以至于在各种报告中屡屡被提及的,是金陵药业对宿迁人民医院的收购。2003年,金陵药业就联合南京鼓楼医院收购了经营困难的宿迁人民医院,经过将近10年发展,宿迁医院盈利能力大幅提升。

  在这个案例中,地方政府、国有医院、上市公司各占27%、10%、63%。一创摩根分析师吴有峰在一份深度报告中指出,“宿迁模式”实际最需要的,是当地政府不遗余力的支持和南京鼓楼医院的技术品牌。金陵药业实际缺乏医院管理人才,以至于限制了自身在医疗服务行业的扩张。直到2012年,金陵药业才收购了鼓楼仪征医院68.33%的股权,拥有了自己第二家医院。

  事实证明,公立医院改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品牌技术的注入和政府支持。目前国内公司中,在医院技术支持方面,毫无疑问最强的是方正集团旗下的北大医药。其拥有和北大医学部以及下属医院深入合作的条件,技术品牌优势毋庸置疑。而方正集团在医疗服务领域也展示了强大的野心和资金实力。其运作的位于中关村的北大国际医院项目筹备多年、计划投资45亿元,几乎创下国内纪录。而方正同时与多个地方政府展开谈判,希望参与当地公立医院改制。

  显然,拥有强大资金实力的方正,再加上北大医院的品牌、管理、技术,几乎是中国最有希望成为HCA的公司,西南合成更名为北大医药之后涨势良好就是证明。但是方正集团最大的劣势是其政府资源不足,不能像金陵药业一样得到江苏省政府支持参与本省公立医院改制。北大医院集团2011年曲靖项目受挫,就是在原有员工反对情况下,地方政府退缩所致。

  和方正不同的是,另一在医疗服务领域大量投资的民企巨头复星医药,虽然同样拥有资金优势,并且投资广泛,已经参股和睦家、收购济民肿瘤医院、岳阳广济医院和宿迁钟吾医院部分股权,但是很难看到其对于这些医院管理、营业收入的直接改善。

  “我们不打算参与公立医院改制,他们虽然有设备、人才的优势,但是负担重、固有文化根深蒂固,需要很强大的管理能力才能够扭转业绩。”一家民营医疗集团高管表示。

  在民间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的失败史上,最着名的是药企华源集团2004年对新乡五家医院的收购,最终以无法盈利退出告终,新乡已经将这5家医院打包卖给了央企国药集团。华润集团是所有央企中,对于医疗服务行业最为热情的,2012年,华润医疗终于完成了对昆明儿童医院的收购,而其有合作意向的医院还包括高州市人民医院、中日友好医院、武钢总医院、太原市八院以及太原市妇幼保健院。华润这些收购,大多借助了整个集团在当地获得的政府资源支持。但是华润是否拥有足够的医院管理能力,仍有待观察。

  鉴于公立医院改制陷阱颇多,开元投资和福瑞股份这样的民企都选择了自建医院。但他们需要面对的问题是,这样的发展必然较为缓慢。开元投资的西安高新医院是国内第一家民营三级甲等医院,被视为少有的成功民营综合性医院。但直到2012年,开元投资才宣布以3.3亿元设立自己的第二家医院。

 

(文章来源:理财周报)

 

民资涌入成医改“活水” 上海将试点医生自由执业新制度 专家坐诊个人门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