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动态
业界动态

关于“温岭杀医案”的反思

2013-10-31

  据了解,从2004年开始,大连等地就开始试验“警察进医院”。2010年,政法综治系统在全国范围掀起整治“医闹”行动。各地公安机关在医院广泛设立警务室,加大了对医疗纠纷的介入力度,但医患关系并未因此缓解。

 

  发自浙江温岭


  10月28日,周一。


  浙江省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病房,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臂上佩戴着黑纱,沉默地替病人检查身体。医院门外,有医护人员拉起横幅,上书“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网络上,“温岭杀医案”已成热词,又一个生命的凋零,拨动了无数人的敏感神经。


  就在10月22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公安部印发了《关于加强医院安全防范系统建设指导意见》,通过人防、物防、技防三级防护体系构建“平安医院”,以防止恶性“医闹”。


  不想,3天后,浙江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耳鼻喉科就发生医生被刺、一死两伤的恶性事件。一时间,医患危机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热点。


  据了解,2012年全国共发生恶性伤医案件11起,造成35人伤亡,其中死亡7人,受伤28人(患者及陪护人员11名、医护人员16名、保安1名),涉及北京、黑龙江等8省市。


  针对恶性“杀医案”,如何建立长效机制构建“平安医院”成了公众关心的话题。


  医生被刺一死两伤


  28日清晨5点半,在家人亲友和医院同事的护送下,耳鼻喉科主任医师王云杰的遗体被送去了殡仪馆。


  事件远远未结束。这场飞来横祸,让医护人员悲恸的同时,深感惊恐甚至产生了对自己职业理想的质疑—有媒体记者发布图片,当地一名男医生在白大褂后背写下四个大字“不要学医”。


  医生和患者,到底哪个是弱者?


  法治周末记者从温岭警方处了解到,行凶者连恩青33岁,系温岭本地人。


  连恩青曾是一名普通的患者。2012年3月,他因鼻孔通气不畅,来到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耳鼻喉科就诊,后做了鼻中隔矫正手术。几个月后,连恩青感觉病情并未好转,他认为是手术出现了失误。2012年12月28日,他曾来到医院投诉。


  事后,医院于当年12月和今年1月分别给他做了两次CT检查,结果均为“副鼻窦CT平扫未见明显异常”。之后,院方邀请多位院外专家会诊,均得出手术成功无异议的结论。


  此后,连恩青前往台州、杭州、上海多地医院进行诊断,均表示身体正常并无异样。


  谁也没想到,10月25日上午8点半,连恩青向医生持刀行凶。悲剧就此发生。


  据目击者回忆,连恩青随身携带一把榔头和一把30厘米左右长的尖刀,来到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耳鼻喉科就诊室。主任医师王云杰第一个被袭击,头部被榔头砸中,随后胸口被尖刀刺出鲜血。逃离过程中,王云杰不慎跌倒,被随后赶来的连恩青连刺7刀,刀刀刺中胸口。而王云杰并非连恩青的主治医生。


  在阻止连恩青行凶的过程中,医生王伟杰被刺伤。另一名CT室副主任医生江晓勇也被连恩青刺伤。


  连恩青本想去另一个诊室寻找他的主治医师蔡朝阳,但由于门把被旁人死死抵住,连恩青仅敲碎了玻璃未能闯入行凶。


  目前,连恩青已被刑拘。


  连恩青家属透露,早在今年8月,连恩青曾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治疗,被诊断出“持久的妄想症障碍”,住院治疗了两个多月,于10月15日出院。


  家属表示,连恩青最大的纠结就在于“鼻子难受,但所有的检查结果都是好的,没有人回答他的疑惑”。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目前尚无结论表明连恩青在行凶时系精神疾病发作。


  带血的医患关系


  一项医师执业状况调查显示,中国78%的医生不希望子女从医。首要的原因是近年来恶性“医闹事件”、医生被打被杀的事件屡屡发生,令医生们倍感心寒的是,他们曾经被称之为“白衣天使”,如今被少部分不负责任的人称之为“白狼”。


  法治周末记者检索相关新闻发现,2011年2月1日,上海交通大学附属新华医院发生10名医护人员被刺伤事件。其中6位医生伤情严重住院治疗,伤情最重者左前胸伤口深达4厘米,离心脏仅1.5厘米,造成血气胸,险些致命。受伤的6名男性医生都不是患者的治疗医生。


  由执业医师、执业助理医师及单位会员自愿组成的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的群众团体—中国医师协会,对此发表“关于强烈谴责伤害上海新华医院医务人员事件的声明”,其中指出:2007年公安部、卫生部、司法部提出了平安医院建设的活动,2009年11月公安部、卫生部、司法部、中国保监会再次强调平安医院建设的活动。2010年8月,中央综治办在北京召开平安医院建设进展的会议,会上中国医师协会强调了平安医院建设中医务人员人身安全保障的问题。


  中国医师协会在文中表示:“令人遗憾的是,在这样大的背景下发生了如此大规模的医务人员被伤害事件,这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


  着名医学界专业网站“丁香园”在《中国大陆恶性医患冲突10年案例简编》中指出,对公共媒体报道中挑选的100个案例进行分析发现,从2000年至2009年年底,医患冲突案例呈现递增态势,仅2009年就发生冲突事件达15例。


  去年,北京同仁医院医生被砍事件发生后,一名80后医务人员在网上发帖控诉不平:“我给你看病,你的病恢复的快,你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你的病恢复的慢,你认为我是庸医,是刻意留你在医院里,好多赚点钱。给你治好了,你认为是应该的,毫不领情;一旦病治不好,医生立刻就成了杀人凶手,轻则被告上法庭,重则遭打杀报复。”


  这一段话,引发了不少医务人员的共鸣。


  去年,“哈医大杀医案”致一死三伤事件发生后,“丁香园”则通过其微博转发了一张图片,图片显示,在人民网发布有关此事的消息后,有6161名网友对此事表态,其中4018名网友选择的态度是“高兴”,占了近65%,足见医患矛盾已陷入危机。


  一名网友表示:“很多人大清早出来排队挂号,花了大半天时间,好不容易走进医生办公室,却只呆了几分钟就被打发走人,有时候还要忍受一些医生的白眼和谩骂。”也有人指出,普通百姓眼里的“医生”成为红包和灰色收入的代名词。


  10月28日晚,上海市一家三级甲等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刚刚连续工作了34个小时,工作强度太大的情况下,难免在与患者接触过程中用语上有疏忽,有的时候一句话语气不好,给患者的感觉就是对他“关心不够、恶语相向”。


  针对“温岭杀医案”,这位刚从医不到两年的年轻医生告诉记者:“毕竟是小概率事件,大部分患者都是好的,无论外界如何评价,我还是会坚持自己的职业理想。”


  浙江省社科院调研中心主任杨建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整个医疗环境而言,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依然严峻,医生相对处于主动地位,其医疗技术、医疗服务态度会直接影响医患关系走向,而药品回扣事件等医疗腐败现象的屡屡发生,导致医生公信力受到损害,加之出现医疗事故后,事故鉴定单位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患者处于弱势一方,唯恐正当权益无法得到有效保护,而医生又害怕被追究医疗事故责任,更倾向于保守治疗,客观上为医患关系的紧张状态埋下潜在隐患。


  “警察进医院”难治本


  据了解,从2004年开始,大连等地就开始试验“警察进医院”。2010年,政法综治系统在全国范围掀起整治“医闹”行动。各地公安机关在医院广泛设立警务室,加大了对医疗纠纷的介入力度,但医患关系并未因此缓解。


  有调查显示,72.8%的医务人员认为在受到“医闹”侵害时没有得到公安部门的有效保护。但多省市公安机关表示,警力紧张,很难抽出专职民警给医院,只能重划民警辖区。即便如此,医院警务室也很难处理大规模聚众事件,曾被视为最佳方式的调解机制也没能实质性地改变医疗纠纷日益升级的现状。


  2012年5月4日,卫生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协调公安机关向二级以上医院等重点医疗机构派驻警务室,共同加强医疗机构治安管理,维护正常诊疗秩序、保障医患双方合法权益与人身安全。


  法治周末记者看到,该通知要求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贯彻落实《卫生部公安部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配合公安机关依法严厉打击侵害医患双方合法权益的涉医违法犯罪行为;要做好矛盾纠纷和安全隐患排查化解工作,并及时向辖区公安部门通报,在公安机关的指导下做好安全防范工作,积极配合公安机关依法妥善处理因医疗纠纷等引发的治安事件,维护正常诊疗秩序。


  通知强调,各级卫生行政部门要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加强医疗机构安全保卫工作,要加强保卫机构和安全保卫队伍建设,加大安保投入,配备必要的装备,严格落实安全防范措施,对门诊、急诊、病房等重点科室、部位,实行24小时安全监控;要落实24小时安全值班制度,加大内部安全检查和巡查防范力度,严格昼夜巡查制度,要加大门、诊急诊、病房巡视力度,增加巡视密度,及时发现可疑人员,消除各类安全隐患。


  今年10月22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公安部印发了《关于加强医院安全防范系统建设指导意见》,提出要完善安全防范制度,实现警医联动,确保恶性突发事件的及时有效处置,同时医院还要配备一定数量的保卫人员,视情在医院重点部位配备安检设备,加大对携带管制刀具等危险物品进入医疗机构的查缴力度,设置安全监控中心加强重点部位监控等。


  在配备保卫人员上,《指导意见》提出,保安员数量应当遵循“就高不就低”的原则,按照不低于在岗医务人员总数的3%或20张病床1名保安或日均门诊量的3%的标准配备。其中,关于“20张病床配备1名保安”的说法引发不少质疑,被不少网友认为治标不治本。


  上海一名外科医生小梁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这将大大加重医院的财政负担,操作难度较大,“肯定财力上吃不消”。“其实配上这么多的保安,对病人也是一种打扰。”


  浙江宁波一名护士也不赞同“20张病床配备1名保安”的做法,她表示:“这有点以暴制暴的嫌疑,病人、家属会更加觉得有一种对立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医患矛盾。”


  一名不愿具名的医生指出,“杀医案”背后是医疗体制问题,目前国内医院依然存在“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这在极大程度上激化了医患矛盾。

 

(文章来源:法治周末)

 

温州率先试点社会资本办医 东华医院名列“中国民营医院竞争力100强”榜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