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动态
业界动态

北京医院资源出现冷热不均局面 该如何“疏解”

2014-5-14

  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下,疏解首都非核心功能的进程中,出现了“冷热不均”的分化局面。

  与河北天津进京招商引资、承接北京产业转移的火热程度相比,两地对于北京医院、大学等第三产业转移似乎热情不高。

  一方面,北京市对于医疗领域的规划并未表现出欲大幅扩建或者转移医疗基础设施等硬件资源的明确意愿。另一方面,目前医疗资源对接付诸于实践的屈指可数。

  数据显示,2013年,北京医院接诊人次破2亿,其中近一半是外地患者来京就诊,河北患者约5000万。

  为何医院等公共服务机构的转移会遇冷?作为承接地,河北、天津哪些地方有条件对接?从短期、中长期考虑,北京医疗资源疏解该采取何种方式?记者近日专访了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贵,问诊北京医院资源疏解。

  不应仅注重第二产业

  记者:去年北京医院接诊人次破2亿,来京患者中河北人占1/4,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张贵:这是优质资源不均衡所造成的。北京集聚了全国优秀的医院、高校等公共服务资源,特别在医疗方面,北京是河北首选。

  目前北京2/3是非首都医院,是国字号或外资,现实当中这些是可以转移出来的,也需要转移。医院转移出来之后,才可以提升当地的公共服务能力。其次,北京转移过来的企业、人员才能享受教育医疗同城化、均等化,北京才可以辐射至河北,一体化才可以做过来。否则,生病上学等问题还是要回流到北京,成本太高了。

  记者:如何看待现在已经进行的产业转移?与承接工业转移的火热程度相比,津冀两地对于北京医院、大学等第三产业转移似乎热情不高。

  张贵:当前转移的主要是工业。出现这种现象,一个是GDP和税收压力,其次是习惯性的行政思维和方式,决定了地方更愿意承接企业。

  现在承接北京产业转移有几大矛盾。一是工业在北京整个经济总量中占比不到1/5,整个体量是3500亿元。河北经济总量略小于北京和天津总量之和,北京这1/5的工业总量,实际上是不能满足河北7500万人口的这样一个大省的。

  二是北京高端的产业当下是不可能转移的,除非进行大规模的改革和创新。河北以钢铁、重化、医药为主,与北京的优质高端的产业不在一个层次上,难以形成产业链的上下联动。如果承接过来,人才、土地、资本、园区等需要重新规划,这些要素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转换过来。实际上,河北耕地也相对缺乏,只不过比北京天津稍微压力小一些。

  三是河北也存在节能降耗的环境问题,承接“三高一低”产业,并不是最佳选择。京津冀这个区域是一体的,工业转移至河北,污染还是留在京津冀这个圈内,只不过是从核心向边缘转移了,但是污染问题丝毫没有解决。

  因此,河北比如保定、廊坊、石家庄、沧州等,不应该仅仅将目光盯在北京第二产业上,应该是在第三产业上,包括现代物流、生产性服务业、现代服务业、研发设计等,但是难度特别大。

  北京医院资源如何疏解

  记者:北京医疗资源疏解,目前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新建医院,鼓励到河北去;另一种认为,北京的医疗资源要向郊区发展。从中长期考虑,哪个更符合规律更优?

  张贵:北京医疗资源疏解,最佳选择是在天津、河北与北京的交叉地方,比如天津武清、宝坻,河北廊坊等。我不太建议到一个更小的县级地方,医院不像超市每天人们都要去,看病应该是在一个大的城市进行高端优质资源配置。

  记者:承接北京医院的转移需要具备什么条件?

  张贵:医院要布局在产业、城市、交通枢纽等相结合的地方,这三大要素和公共服务结合在一起,才能有效发挥医院区域服务作用。

  北京带国字号以及合资医院的转移,一定要和整个城镇体系、大交通体系相结合。其次,要有人口集聚基础。如果将来北京大的交通枢纽放在南部保定,那医院可以到保定,保定既是交通枢纽,又是人口大城市,扩大到三四百万人,可以承接一部分行政功能,同时,公共服务也提升了。

  医疗资源疏解也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因为它面对的是客户,不能按行政命令说搬到哪里就搬到哪里。

  记者:近日,北京部分三甲医院正通过多种形式与京外医疗机构合作,其中包括共建、技术输出、人员培养等方式,相对于在河北建分院的方式,哪种合作方式更切实际?

  张贵:共建、技术输出、人员培养这三种方式,相对容易操作,但不解决实际问题。派遣一个医生有派出期,时间结束后就回去了。实际上,当地人也是需要长期优质均等的服务。

  因而,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话,应该要建分院,新设合资医院,否则,一体化是不可能深入到实际层面。但分院涉及到资金、土地、行政管理、财政支持等一系列问题,医院是公立的,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来出资?涉及事情比较多,不是对口、一对一帮扶这样简单。

  记者:北京医疗资源疏解,当下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张贵:医院不要急于搬迁,不要急于确定选址在哪里。公共资源在产业发展过程中一般要后行,因为现在顶层设计还没有出来。等待京津冀地区产业发展规划、国土规划以及城乡规划这三个规划出来以后,才知道城市节点、交通枢纽在哪里,公共资源往哪里辐射,往何处延伸。等整盘棋出来以后再布局,否则大量投资就浪费了,这都是不可逆的。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医疗与互联网跨界融合 酝酿投资良机 陈竺调研地方医改:需除债务“痼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