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动态
业界动态

资本围猎企业医院 谁能分享盛宴?

2014-8-19

  在医院投资如火如荼的季节里,企业医院又一次撩动了投资人的心弦。作为计划经济时期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产物,国有企业医院的规模曾经在我国的医院体系中,达到三分天下有其一的辉煌历史。企业医院这些年走过的历程可谓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一边是政府对政府办公立医院的大力支持,一边是国有企业对下属医院扶持的不断减弱,加上企业医院自身先天竞争优势的不足,导致不少企业医院并没有随着整个医院产业那样蓬勃发展。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和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由此引发了一股社会资本投资医院产业的热潮。不少专家学者就此提出,要减少公立医院数量,为社会资本留出办医空间;还有的提出社会资本办医完全依靠新建医院,投资太大、周期太长、难以承受,在人才、资质等医疗资源方面也难以获取,而参与公立医院尤其是企业医院的改制则能够帮助社会资本快速克服这些障碍。这也正是企业医院改制备受关注的重要原因之一,社会上也普遍认为企业医院改制为社会资本进入医院产业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渠道。

  1.此轮改革的五个本质区别

  虽然自2002年国有企业医院进行了一轮大规模的改制,但是仍有相当比例的国有企业在当年并没有选择对医院进行剥离。据国资委2010年统计,仅76家央企所办的医院仍有1235家(其中三级医院34家、二级医院266家),总床位数为193209张。

  在公立医院改革逐步走入深水区的今天,主管部门仍然是延续着先易后难的思路。国家卫计委于今年提出要对国有企业所办医院进行改制试点,希望用产权不归属于政府和卫生部门的企业医院来进行改制试点。

  但是,此次企业医院改制与上一轮改革有着较大本质区别:一是提出改制的主管部门不同,上一轮提出改革的为国有企业主管八部委(并没有卫生部门),而此次主导改革的为国家卫计委;二是改制目的不同,上一轮企业医院改制的出发点是为国有企业减负,此次则是为了推进公立医院改革;三是大环境不同,当年国有企业普遍亏损、医院成为企业发展的包袱,现如今投资医院产业异常火爆,医院俨然成为各路资本眼中的香饽饽;四是企业投资医院的动机不同,最初企业办医只是为了解决职工就医、属于福利性质,现在国有企业投资医院更多是从产业布局和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的角度考虑;五是,国有企业改革导向不同,上一轮国有企业改革实施的是国有股减持(企业可以用股权作为对解除职工劳动合同的补偿,从而实现国有股的减持),而此次是提倡发展混合所有制。

  此轮卫计委所倡导的国有企业医院改制究竟能够实现多少既定目标,我们暂且拭目以待。

  2.企业医院未来七种发展方式

  笔者认为,企业医院的未来发展方向将主要有以下七种方式:

  一是进行医院改制,医院改制的主要方式有:成建制移交地方政府、通过资产整体转让实现医院重组(由社会资本兼并或内部职工收购)、股份制形式改造(吸纳职工入股或/和社会资本入股)、管理体制变更(成为高校附属医院)、成为地方基层医疗机构等。

  二是组建医院集团,如较早成立的由大庆石油管理局下属医院共同组建而成的大庆油田总医院集团、平顶山煤炭集团下属的平煤医院集团等。这些企业医院在与公立医院的竞争过程中,早就实行统一资源、强化优势学科、集群式发展、贴近社区,走出了企业医院的特色发展道路。

  三是加入医联体,企业医院在学科上面往往缺乏优势,加入公立医院医联体则可以提高医院的疾病诊疗能力并实现借力发展。如北京的煤炭总医院这家企业医院就加入了安贞医院医联体,加入医联体之后,医院在心血管疾病治疗方面将能够得到提升。

  四是托管,企业医院可以交由技术水平较高的三级医院、专业医院管理公司或原有医院管理团队进行托管,从而实现医院在产权、性质、职工隶属关系不变的情况下进行发展。

  五是自我发展,对于具有较强竞争优势、区域优势和承担特殊功能的这类医院来说,其上级主管企业认为在多年持续高投入的情况下往往不愿意放手,这类医院往往具有一定的核心竞争能力,也可以继续选择自我发展道路。

  六是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作为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新提法,混合所有制也必将随着国有企业的改革延伸到企业医院中来,这一制度将为医院吸纳医院职工和社会资本进入提供新的契机,从而实现优化医院股权结构、提升医院法人治理能力。

  七是关闭,部分没有太大存在价值的企业医院完全可以进行关闭。如在卫生资源集中的城市地区,部分企业医院规模过小、提供的医疗服务过于单一与低水平,基本上丧失存在价值,完全可以进行关闭。

  3.资本的六个机会

  通过上面分析,我们可以知道此轮企业医院的改革,绝不是上一轮企业医院改制模式的简单复制与翻版,而是新模式的试点与探索。在此轮改革中,资本如何才能与企业医院进行更好的对接,谁又是最大的受益者呢?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资本只有比企业医院更了解自己,更清楚企业医院的未来发展趋势,才能够在以后的谈判和经营中做到推动和引导企业医院实现快速、高效发展。资本只有通过对企业医院的可能发展路径和自身特点进行全面分析,才能够寻找到属于自己的真正投资机会,到处跑马圈地对医院进行粗放式投资必然面临着失败。此轮企业医院改革将为资本带来以下六个方面的机会:

  一是改制带来的并购控股机会,众多资本所虎视眈眈的也正是这一千载难逢的机遇。如能够并购一些二级规模以上的企业医院,对于各资本的医院产业布局来说意义非同寻常,谁能够抓住这一机会,谁就有可能率先在规模上胜出,继而进行医疗服务能力的提升与品牌的打造。

  二是实施混合所有制的投资参与机会,国务院国资委曾公开表示“国有资本不需要控制并可以由社会资本控股的国有企业,可采取国有参股形式或者全部退出”。对于医院来说,无疑是不需要国有资本进行全部控制的行业,那么混合所有制的提倡,对于社会资本进入国有企业医院,在政策上则是放开了对资本性质的限制。

  三是对企业医院的托管机会,改革发展到今天,所有的政策越来越难以搞简单粗暴的一刀切做法,对于那些改制难度大或资产比较差的企业医院,有经营较好的国有/民营医院或专业医院管理公司对其实施托管,将是一个较好的解决办法。

  四是发展医疗产业链的投资/控股机会,一些经营较好、具有一定品牌效应的企业医院通过组建企业系统内部的医院集团,在医院集团层面吸收社会资本参与医院集团的建设以及对医疗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进行投资,对于那些希望进行产业链布局的资本来说,无疑要有较大吸引价值。

  五是逐步渗透控股的机会,对于那些没有陷入经营困境及缺乏上级部门强力推动改革的企业医院来说,医院职工对于医院的改制天然存在较大抵制情绪与反对,尤其是当医院被社会资本所控股时。此时可以分两步走,先是以参股形式与医院进行融合,然后在时机成熟之际再实施控股,这样便可以最大程度上消除职工的反对与抵触。

  六是科室整合的机会,对于专科连锁医院集团来说,可以与那些专业没有特色、经营管理能力较差的企业医院进行合作,在盘活企业医院资产的同时,实现自身的快速扩张。

  改革已悄然启动,资本如何才能够在这场企业医院改革的盛宴中分得一杯羹,也许除了智慧、战略、勇气以外还应有其他东西!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圣玛妇产医院打造国际化孕产新模式 “未来医院”再下一城 医疗成阿里O2O突破口